利发国际

                                                        利发国际

                                                        来源:利发国际
                                                        发稿时间:2020-06-30 21:23:19

                                                        我第二点想说的是这次立法工作体现了中央对于特区的高度信任。我们今天处理的是国家安全,这条法律是一条全国性的法律,关乎是十四亿人民的福祉,当然包括七百五十万香港市民,涉及的可能是一些国际间非常错综复杂的形势;但如果大家看这条香港国安法,主体负起执行这条法律的责任的机关仍然是属于香港特别行政区。除了极少数特定情形外──我相信大家都会很有兴趣问这些特定情形—有关触犯这四类罪行的案件的工作都是由香港特别行政区相关机构来进行,包括案件的侦查是由我们的警务处和其他执法部门;案件的检控是由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的律政司;而案件的审理是由香港特别行政区独立的司法机关。我们依靠的法律除了这条香港国安法,亦会依照本地适用的法律去做。对我本人来说,我们这次一定要将这个法律执行得好,因为中央对我们高度信任,所以我们一定要在执行方面尽我们最大努力。

                                                        港区国安法规定,由香港特别行政区设立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事务,承担维护国家安全的主要责任,并接受中央人民政府的监督和问责。全国人大常委、港区全国人大代表谭耀宗30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这些机构的设计反映出中央对特区的高度信任,因为绝大部分的案件都交由特区来完成执法和司法程序。

                                                        它毕竟是一条全国性法律,涉及的是整个国家的安全,在进行工作中,特区的架构,包括由我担任主席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或我们的执行机构,也需要跟中央的相关机构保持密切联络和通力合作,就此,法律上的设计是中央会指派一位国家安全顾问列席于由我担任主席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及提供意见,而在香港会成立的一个驻港国家安全公署亦会和委员会协调,在工作层面会和我们的执行机关分享消息或互相通报。在一些极少的特定情形下,中央要保留有管辖权力;这条法律的解释权是在全国人大常委会。

                                                        邓飞形容,港区国安法生效,让人有一种香港“二次回归”的感觉。“1997年回归后,因为第23条立法迟迟没有落地,国家安全的漏洞在香港存在了整整23年,香港市民就忍受了23年。今天中央出手,开启了堵漏洞的重要一步。这是香港的重生。”

                                                        昨天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并且按《基本法》第十八条在咨询了人大常委会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委员会以及特区政府后,把香港国安法列入附件三;其后特区政府按早前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的《决定》在香港公布实施,所以昨晚我签署了公布的文件,大家昨晚开始已经可看到条文,亦是即时生效。到现在为止,我相信大家都已经消化了在这一条香港国安法里的66条条文,稍后大家亦有机会可以提问,我和律政司司长、保安局局长会尽我们最大努力,亦很乐意回答大家的提问。

                                                        他同时也表示,无需担心港区国安法无提及追溯会导致震慑力不足。“首先,从法律本身来看,刑责不低。其次,整个立法过程体现出的中央的莫大决心,这也是一种很强的震慑力,尤其部分乱港分子将产生‘如再犯中央可能再次出手’的心理预期。最后,中央力量在香港的存在和特殊管辖权,也将成为相当强的震慑力。”

                                                        名为“获得抗击新冠肺炎工具加速器”的国际合作倡议由世卫组织与其全球合作伙伴共同启动。该倡议将集合多个组织、公私部门等的联合力量,以更快速度和更大规模开展研发、生产等工作。

                                                        “法律中对中央直接负责执法和司法的情形的界定十分清晰,分别从空间、严重性和复杂程度三个维度来界定。”香港时政评论员、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前主席邓飞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所谓“空间”即当重大国安问题已不限于香港一城、而是对整个国家造成危害时,则不再由特区管辖;“复杂程度”意指可能涉及各种势力尤其是境外势力的卷入;而“

                                                        三个维度清晰界定何时由驻港国安公署行使管辖权:中央扮演“最后守门人”

                                                        港区国安法明确,驻港国安公署对三类特别情形的国安案件行使管辖权。